2009 年夏天的腰痛巴士司機

寫下自己的日記生活點滴(此版只能張貼不能回覆)
benjamin11
 
文章: 25
註冊時間: 2016-11-08 12:25 pm
性別: 男生

2009 年夏天的腰痛巴士司機

文章benjamin11 » 2019-10-21 6:09 pm

2009 年夏天的腰痛巴士司機

2009 年夏天。
太陽依然照耀悶熱的街道上,並無情地繼續釋放熱力。路上行人一個接一個的躲進清涼的商鋪裡,只剩下汽車和工人在路上移動無聲。一如香港的夏天,又熱又濕。
錦英巴士總站的車長們,沒有一個人願意離開充滿冷氣的站長室,那管站長室只能容納最多六個男人的大小。時值接更,站長室裡最少有八個人站在其中。他們眼看炎熱天氣,沒一個人想走出站長室等候巴士回來。「這麼熱的天氣…有誰會想離開冷氣室啊…」車長中還有不少人有半月板受傷甚至是十字韌帶斷裂。需要做人工關節手術。這樣的天氣確實是要了他們的命。

一個光頭的中年男人看著出現海市蜃樓般的地面道。他可看見自己的拍檔正駕車回來,但他還是沒有要出迎的意思。他轉向坐在房中唯一一張椅子的男人道,「欸,速龍你不是收工了嗎?還在這裡幹嘛?」
速龍拉下帽子,遮住眼睛,「…接更就接更吧,別廢話啦。收工同事幹甚麼和上班同事無關。」
「那位子就讓上班的人坐吧不是嗎?等下他可要上班啊!」光頭男人抓住重點,暴怒的跟對方說。
「嘛,還沒上班的一點也不累吧?還是你想像年輕人一樣被批鬥?」沒拉起帽子,速龍一句話就讓光頭男人無話可說。在兩人中間的站長無奈一歎,他跟光頭男人說,「林正,你去接更好嗎?這裡好擠。」
「連強哥你也這樣說!」一張認輸了的模樣,林正哭喪著臉從人中移到門旁,才剛打開門他已呱呱大叫,「媽咧好熱!才不想出去啊!」
林正才剛踏步出門,他看見不遠處有個年輕人正走過來。 年輕人頭戴大型耳機,手中拿著明顯從對面麥當勞買回來的食物,一面自顧自的哼歌。天氣這麼熱,他還是一張沒所謂的臉龐,直到走近站長室而阿揚在他眼前搖手時,他才發現自己好像太沉醉於音樂裡。
「張大!你不熱嗎?」林正黏著站長室的門,不打算讓年輕人--也就是張大--進門。張大聳肩,把頭上耳機脫下,一臉茫然,「甚麼?你說甚麼?我在聽音樂,聽不見。」
林正一個反眼,他沒理會眼前這個四眼小子,想拉門返回站長室時,站長室的門早就鎖起。他怪叫似的又拉又推,看得張大也禁不住反眼。躲在遮蔭的地方,張大拿出漢堡包,獨個兒吃起來。沒法進門的林正放棄了,他擦著額角的汗,心想這個小伙子總是甚麼也沒所謂的模樣,教人奇怪。
「張大那傢伙,總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。」站長室的門終於打開,原來是一直在偷聽和偷看的速龍。
「甚麼嘛你一點都不累!」林正差點要一拳揍向速龍。
「啊,你接更囉 ,我收工了~ 8927 來了~」吊兒郎噹的速龍,看見一架巴士在站前停下,便立刻衝走 。而吃完漢堡飽的張大,拍拍身上塵埃,向 8927 後面走去。那架和 8927 一樣型號的白色富豪奧林比安靠在站尾,女車長一邊在駕駛座收拾,一邊向從後門走上車的張大道,「怎麼了?你不是說今天鋤假嘛?」
「呵,妳也知道我只是隨口說說嘛,薇薇。」張大把背包丟在司機位上,再打開前門調較鏡子,「反正我放假也沒事做,而且長字軌也不難過嘛。」
「嘖,別裝了吧。星期六一定上班,想遇見她吧?」薇薇牽起手提袋,再回望張大,彷彿看著一個膽小鬼般不屑。
被點中的感覺不好受,本來愉快的心情頓時受挫。張大捏著倒後鏡的手停下,不快感在胸中蘊釀,久沒牽動的情緒如骨牌般一碰就碎。他靜靜地找回紊亂的呼吸,再坐到車長位置。把背包勾到身後,張大握著方向盤,力度之大差點讓方向盤上的軟膠裂開。
他想起那個久沒出現的人,那個她讓他魂縈夢繫的女人。如果說他願意成為 89D 長夜的理由,就只有唯一的那一個。
慧。

一年前的時光,統統重現張大的腦海。
那天有著初春的微涼,是人類適溫的好天氣。錦英依舊熙來嚷往,行人在陽光下活動著。一個美好開始,總帶著亮麗天氣,還有讓人難忘的回憶。張大挽著背包,精神地走近站長室。他清清喉嚨,有點小緊張的拉開站長室的門。那道門又厚又重,張大花了點力把門拉開,他正想打招呼時,卻發現站長室一個人也沒有。
「怎麼沒人的--哇靠!」張大皺眉,極少有站長的站頭可是連一個車長也不在。他沉吟同時,卻沒發現身後早有人跟蹤。那人一下子拍落張大跌背,讓他嚇得差點跌倒。
「甚麼沒人?沒禮貌!是你沒留意罷了!」光頭男人差點想用粗口開罵,但他看清張大後,和張大一同驚呼。
「老蕭?!」張大沒想過會在錦英站遇上暫掛的師兄林正。
「鄒凱洋!」林正也沒想過久沒見面的張大會光臨錦英站。
兩人就像久別重逢的好兄弟般寒暄一番,不久後林正突然醒悟,好奇地看著在錦英出現的張大,「慢著,為甚麼你在這裡出現的?難不成傳說中來 89D 上牌的那傢伙--」
張大一笑,揮揮食指,「沒猜錯,難道你沒收到消息?」
眼前的老光頭反眼,「我一定會收到消息?」
舊友重遇的歡樂,很快就給站在室外的男人打斷。男人一身淡綠併灰色的裝束,明顯就是本站的重要人物,也就是掌握攪牌、私牌、提早或拉後開出的那個男人--也就是站長。男人的殺氣之大令兩人立時靜下,再讓路給站長走進窄小的站長室。
「是你啊?那個後備?」站長低頭寫著簡便報告,並沒望向張大。
「呃。是。你就是強哥?」張大偷偷地看著強哥寫著假期申請。
「對,等下你接 4567 。」他抬頭,轉身打量這個年輕人,「聽說之前你是觀碼那邊的人?」
「啊不,一直都在慈中。」話未畢,站長室的門被拉開,一個中年大嬸走進來。她疑惑地看著眼前的陌生人,再把飛單丢在桌上。她深深地歎氣,再一屁股坐在強哥身後的椅上。
「怎麼了?」強哥問著,但顯然一副漠不關心的模樣,繼續盯著電腦工作。
女人不忿的一拍旁邊的空椅,「強哥!你說那些乘客是搞甚麼的?沒揮手截車還算在我頭上?等下還要回去見主任? _ !」她忍不住說了粗話,但強哥還是一貫的無情,他點擊著滑鼠,沒在女人的話後再說話。直到話音落下三秒也沒個誰答話,女人才意識自己在陌生人前肆無忌憚的大放厥詞。
「啊…你是?」她轉向張大。
「鄒凱洋,妳是我的拍檔?」張大不敢再說甚麼,恐怕得罪這個大嘴巴女人。
「是今天新來的拍檔?」她剛剛進入站長室的疑惑統統抹去,再熱情地拉起張大跌手,「很帥氣又年輕的小伙子啊~真的立時年輕了!」
張大汗顏,他沒想到自己的拍檔會是一個中年大媽--不,他也不能這樣性別歧視。只要能駕好車,不論是男是女,也是好車長不是嗎?
「我叫阿薇!如果你能頂夜更,做長夜就好了…」
「薇薇,我不喜歡早更,妳能當長早就好了。」這時張大轉向強哥和林正,「 89D 工時長沒關係,只要我能當長夜就好了。」
他們三人你眼望我眼, 這傢伙竟然照單全收。強哥揉額,再一托眼鏡,「你確定嗎? 89D 夜間是出名長工時兼路程遙遠,找長早拍檔不一定要在 89D 裡找,但上了牌才後悔,你一定不受歡迎。」
「真的沒關係。如果你想我失更的話,就儘管叫我上早更。」
強哥說的這幾點,張大也有想過。但事實是,最近家的 106 夜更沒有中標,而 1 號的路線太短他又不喜歡。他聳肩,拿起飛單, HL4567 這個車牌映入眼簾。普通一架白豪, 11 米。相信是大窩西路的工程關係,整架車蒙著一層灰,讓白色變得難看。張大打量了好一會,便繞著巴士走了個圈,看看有沒有踫撞的痕跡。打開後門,張大上車。



回到 日記版

誰在線上

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: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

cron